人物誌

致敬井上雄彥 – 我是您永遠的信徒(下)

(井上雄彥在紐約紀伊國屋書店與其所繪製的佐佐木小次郎景物)

圖片來源

井上的工作近況(在裡面的INOUE NEWS中,井上本人撰寫,推薦閱讀)

事情的真相是 – 我對井上雄彥老師真的不熟。

我知道的比較私人事情大概是他最近年紀大了發現納豆還不錯吃等等。
即使特設網站- 井上雄彥老師的問與答我也是錯了四次才全部通過拿到獎品。
你問獎品是什麼?只是個特別版桌布而已啦,大家有耐心都拿的到。

然而正因為我對井上老師壓根不熟,不能稱之為一個專業的FANS。
所以我對他的成長過程等等充滿好奇,不管是人生觀到作畫的方法,
其實我都很有興趣知道,無奈不會日文,即使有管道也無法了解。

宮崎駿先生的話至少我有看過一些幕後花絮跟他的成長背景,
因此對他龜毛又嚴謹易怒的脾氣還略知一二,他還喜歡在工作時玩劍玉喔~
但對於井上雄彥老師,與其說了解其人,還不如說跟大部分人一樣

– 喜愛閱讀他的作品。

從早期的灌籃高手受池上遼一影響等,到現在完全自成一格,
甚至作品中帶有豐富的水墨畫嘗試,並且極為成功。

我相信一種"道"在他心中領導他前進。
他的畫功以臻化境,到了浪人劍客可以發現,真正可以稱作"一筆入魂"。

重點還不是那充滿意境的筆觸,跟精準扎實的骨架還有鮮明刻劃的肉。
他已經得到了"髓",所謂的"神髓"。

井上雄彥的漫畫:

1. 一個人,一個靈魂。

我個人有粗淺的涉略動漫畫,對作畫崩壞的道理還是知道的,
另外,動漫畫都有角度問題。

我會先看角色。一個角色一定要是獨一無二的個體。
他有自己的靈魂,自己的長相,自己的背景,自己存在的價值。

他的靈魂不會只是一個名詞的代稱,因為人類擁有多樣的性格。
你如果設定用這個人很"憂鬱",或是這個人很"長門有希",或是很"綾波零"。
我不敢說不好,她們的支持者太多了。
但是我只能說,這種角色的靈魂讓我感覺薄弱而且不真實。

我不喜歡現在很紅的"萌系" 跟"大眼睛女孩動漫畫"
就是因為我壓根感覺不出那幾個人偶人物靈魂在哪裡,
儘管星野琉璃跟綾波零很成功,但那幾個作品中,這些角色有必要性。
成為一種流行之後,它變成一個變相的文化,而我不欣賞。

他的長相不會只是一個大眾化的集合,因為每個人長相本來就各有特色。
我覺得動漫界最詭異的常常出現全都是帥哥美女的情景,
當然我知道這有它的道理,跟拍電影一樣。但這樣有一定的不真實感。

井上雄彥讓我最讚賞的一點,就是他將靈魂注入每個角色。

每一個人!你們從現在開始擁有獨一無二的生命!
你有你的故事,你也是生活在這世界中的個體,只是敘述重點不在你而已。
這不代表你就會喪失你的靈魂變成統計表格中的樣本,
就像路上遇到一個陌生人與你的生命故事毫無瓜葛,
但你了解他一定也有一個屬於他的人生故事,
那造就了他的穿著,習慣跟性格,這是不能被忽略的。

2. 環境中注入了真實。

儘管只是畫大家口中不健康的漫畫,井上雄彥從來沒有等閒視之。

他在灌籃高手大部分的地方都是真有其處。
真的有一所與湘北高中非常神似的高中,幾乎完全一樣。
也真的有一個櫻木花道,可惜18歲那年死於車禍,他本來是日本高中籃球界的明日之星。

浪人劍客也是改編自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許多地方有去考證過。
你說吉川的也是小說?吉川跟井上可都沒有馬虎,
他們都對歷史真實與當地景物人物等等有一定了解才敢創作的。

井上雄彥為了這些真實性取了很多次材,跑了很多地方。
人物的面部結構,骨骼與肉體的黏合性,建築場景的正確比例刻劃。

武士刀跟籃球。這兩個象徵仔細看,會不敢相信他與真實物體的比例差距如此之小。

武士刀真的很難畫,以我自己的觀察來說,
井上雄彥畫的武士刀真的有其水準,而且每把不同!
尤其刀上水波紋與光影的變化,簡直考驗繪畫功力。

井上雄彥的繪畫技巧不但沒有退步,竟然越加可怕!
他畫的表情細膩讓人無法轉移視線,他的肉體比例讓你清楚知道,
如果今天櫻木花道或是宮本武藏站在你面前會是什麼型態與大小。

而且每個人的表情隨著他的面部肌肉有細微的不同,
像是宮城的笑容你無法複製到三井身上,每個人還有專屬動作與物件。

Real與灌籃高手先不談,浪人劍客簡直到了水墨的潑灑意境。

一筆一劃是那麼瀟灑寫意,那麼悠然意遠。
殺戮場面表達氣勢與覺悟,表達修羅與達人是那樣深刻,
砍下去血肉橫飛不只是單純地物理現象,還具有書法中大千的氣勢。

血與肉隨著刀片的弧度畫出美妙的弧線,人物掙扎的表情與揮舞的雙手,
在留白的凝結下顯得如此令人屏息,眼球的血絲彷彿要從血管裡炸開一樣。

黑的部份為有,陰影,存在,輪廓,意識形態與思考的動線。

白的部份為無,空白,消失,空間,留待緩衝與時空拓展的方圓。

黑與白廝殺,黑與白交談,黑與白靜默,在層次的薰陶下漸漸引退…

每一個景,每一格都有當作桌布的價值。
長這麼大,第一次看到休閒漫畫被拿來當生命藝術來畫,

只有井上雄彥,不做第二人想。

3. 禪學融入藝術,人生打入二元覺悟。

生死,勝負,天下人。

不判定義。
為問題留白,為笑撚指,不立文字,自成一格。

會覺得留白的部份很多,是因為黑的地方太清晰。
反之同理。

從灌籃高手最後五冊的山王勝負之戰,以及看似弱尾的結局來看真正的勝負。
從宮本武藏冒險一生中,來看生死與天下人的價值。

井上雄彥不斷在嘗試,在推敲一個意境。
內心的鼓動催促他不斷向前,不斷去描繪那道光芒。
沒有一個最終答案,只有一個趨近值。

他不斷成長,不斷探索自身可能,同時不斷思考更多可能性。

從Real對生命價值的體悟來看人生,
從灌籃高手對生命熱情的體悟來看人生,
從浪人劍客對生命本質與劍禪合一的體悟來看人生。

無論翻到哪一頁,畫筆就是他思考的軌跡。
他的靈魂在他認真作畫的時候被烙印到那開方的白紙頁上,
捧在讀者的手裡閱讀。

如果對生命有過如斯疑問,不會不對其直指人心的問號打動。
他的情感表達不是單純地濫情,而是一種對真正感情價值的昇華。
沒有過沉思與體悟,沒有過長期的思考,沒有好材料的醞釀。

我相信這盤好酒是不會端上桌的。

我不是一個容易落淚的人,但是捧著他的漫畫,你很難不動容。
很難不說服自己這是一個真實故事,因為即使劇情虛構,
他的情感價值塑造的太貼近現實到要一種被灼傷的地步。

人的腦神經會共鳴,我們的記憶與經驗可以被共享。
偉大的作品會萃取其中的精華,我們接觸到會掀起若干情緒。
這就是所謂的"入魂"或是"神髓"。

莎士比亞的劇作為何流傳千秋萬世?
因為他曾經在市場裡觀察人類,做了非常深刻的體悟與思考。
所以學歷低人的他,能夠在英國歷史上站在比任何人要前面的位置。
他把人類的張力用到淋漓盡致。

在浪人劍客的水墨畫與生死覺悟中,我感到了同樣的東西。

而浪人劍客這樣子的畫風與表達方式,相信是為了當初要表達氣勢與意境所用上的。
但是敢大膽的在名作上動土,敢寄託哲學的論辯在其中,
宮本武藏若不是代表你我在人生上追尋的迷惑,又是代表什麼好鬥的靈魂呢?

天下無雙,不過是個字眼罷了。

那武藏的人生要以什麼做依歸,要繼續往哪裡前進呢?

可以說他筆下的每個角色都蘊含了他自己的不屈鬥志。
也都繼承了他對於人生的迷惑。

這不就是大多數人每天習以為常披掛在身上的色彩?
閱讀這些漫畫,竟然除了娛樂還可以感到靈魂昇華。
這的確是藝術品才有的特權。

打了這麼多,僅僅是選取自己的字眼過來做一個編排而已。
真正的心裡感受其實如一開始所說 – 非常慚愧。

每個人包括作者所展現出來的靈魂張力是我所缺乏的,
同時也是非常嚮往的。

如何有這般不斷向前的動力,突破再突破,尋找人生新境界?
欽慕之餘,反觀諸己,為何不做?缺手缺腳?
若是全然不缺,何以終日拿不存在的債務付利息?

最後,感謝井上老師。

希望井上老師繼續畫出,更多很棒,很好的漫畫。

by 羅伯特 2007/12/12歲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