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隨寫 · 一般電影作品

「精武風雲 – 陳真」之 小龍不死

精武風雲陳真

本篇為電影「精武風雲 – 陳真」的個人感想,僅僅簡略提到梗概。

主要的目的,是紀念李小龍先生70週年冥誕,以及一些個人情感的抒發。

沒有政治意圖、沒有武術偏好,只是一個普通人的心得。

 

我認為本片主題一言以蔽之:「致敬李小龍。」

先從片名「精武」開始,最早是一部叫做「精武門」(1972)的電影開始,當時該片的主演是李小龍,女主角是我覺得當時超正的苗可秀,編劇則是倪匡。倪匡虛構了一名人物叫做「陳真」(即精武門男主角),他設定成霍元甲的第五個弟子,使用的功夫叫做「迷蹤拳」。當時這部電影獲得超級大的成功,一舉讓李小龍成為知名的電影民族英雄。

本片最激勵人心的台詞即是李小龍(陳真),獨自一人為了報仇闖入日本軍部虹口道場,一人對數十人,拆掉招牌說得一句話:「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

從此中國的功夫片男主角都會致敬「精武門」,不只李連杰曾經演過得「精武英雄」(武打絕讚),丹哥年輕時自己也演過同名電影「精武門」,共通點就是學著當年李小龍扛著「東亞病夫」的招牌,然後拆成兩半。

而這部「精武風雲 – 陳真」的不同點在於,他不是像前兩部一樣重新演譯「精武門」這部電影,劇情是類似「接續這部電影演下去」,敘述當年陳真逃過一劫、經歷歐戰、再化名回到上海,重新對抗日本的故事。

於是這部電影有了第一個元素「精武門陳真」。



再者,這部電影裡,陳真為了暗殺日軍,一時興起看見櫥窗裡的服裝「天山黑俠」,是一個蒙面裝扮,於是他穿上這個服裝勦殺日軍,很類似美國的超級英雄,這個元素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我們可以知道導演想要塑造「中國式的美式英雄」:蒙面、武藝高強、黑暗背景、悲劇英雄。這個野心是很大的,尤其本片中又多了一個「抗日民族英雄」,這就更有那麼一點味道。

不過片中「天山黑俠」這個服裝並不是新創,而「也是」在致敬李小龍。

因為當年李小龍去美國發展的時候接演了一部美國影集叫做「青蜂俠」,李小龍本人不是飾演青蜂俠,而是飾演他的助手「加藤」,沒錯,加藤是個日本人。李小龍飾演的加藤,穿得完全就是「天山黑俠」的服裝,而且比青蜂俠(是個白人)還搶戲,所以這服裝完全就是致敬李小龍演得「加藤」,本片的「天山黑俠」我從來沒聽過,應該是本片自創。

另外美國最近要重拍電影「青蜂俠」,加藤的角色當然備受爭議,先是周星馳,不意外,因為星爺的偶像之一就是李小龍。但是後來因為一些因素談不攏,這個角色後來被「周杰倫」拿走,是的,來不及了。是的,被周董拿走你沒有看錯,連預告片都出來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sFHKp-etEk&feature=fvst

當時的美國影集當然沒這麼Cool,他們走得是Old Fashion Way,沒那麼多高科技,頂多有點特務感,用拳頭比較多,不過被好萊塢一接手理所當然變成這種蜂格。明年春節大家就可以看到周董與卡麥蓉狄亞,在螢幕上一起打擊壞蛋了。

於是本片用了一個「原日本人」角色打「日本人」,我想導演還是會使用的原因就是,畢竟李小龍是中國人。而本片的目的還是致敬李小龍。

於是本片有了第二個元素「蒙面英雄」(天山黑俠、加藤、李小龍)

我們再來談本片的武打,我們首先知道,丹哥的大偶像之一就是李小龍。葉問離不開李小龍,因為李小龍就是葉問的弟子,李小龍的截拳道不可不說葉問的詠春拳為他打了很深的底,所以葉問、陳真、精武門都跟李小龍有關係。這是其一詠春拳。如果你覺得丹哥的詠春已經打得很快了,可以上網找李小龍打得詠春拳,那真可謂神速。

其二MMA的自由搏擊,據說開創者之一也是李小龍,這部份我研究不是很清楚不敢說,但是我知道李小龍當年的確倡導並支持了這種理念,至於與後來的聯盟有沒有更進一步的關係,可能就要問有研究或有在練拳的朋友。

其三泰拳,手肘的攻擊方式,李小龍也學過泰拳,不過據我的印象「精武門」裡的李小龍沒有使用泰拳,不過本片應該是廣泛的致敬李小龍這個人,因此泰拳也出現了。丹哥自己也學過柔道、寢技、詠春跟泰拳,畢竟李小龍是他的偶像,他又是一個著名武打明星。

其四踢腿,這是李小龍的著名標記,最最早我認為應該是他在「唐山大兄」裡面的致命三旋踢,那一擊實在令人太印象深刻。而在美國影集,李小龍擔任某白人功夫導師時說,「我會用我身體最長的武器:腿,去攔截你出手的瞬間。」這是截拳道的武道之一,也就是常聽到布袋戲裡或是功夫中說得「先先之先」(先於敵人的先發先制之前就出手攔截敵人的拳頭以及攻擊套路。)

所以李小龍要求自己出腿的速度要跟出拳一樣快,說是這樣說,但是目前真正作到的人可能只有他自己,他出腿的速度實在匪夷所思,而且爆發力之強,在出腿之前一秒還站好好的說話,下一秒的時候腳掌就已經停在你下巴旁邊(周星馳的"少林足球"有一個這樣的笑點,其實也在致敬李小龍,星爺愛死他。)

而本片也有許多踢腿的招數,丹哥速度雖然不及小龍哥,但是力道跟重量絕對不會輸,甚至還在其上。在虹口道場時李小龍的陳真出腿非常多,但是丹哥的陳真就還好。

其五,最後的雙截棍與喊叫。

至於後來突然出現的雙截棍與喊叫,這也是李小龍的標記。雖然後面人的用大拇指撇個鼻子,擺出招式喊叫我們就知道在模仿他,不過李小龍本人有說過,這是電影形象需求,他本人並不是這樣子。這個地方就完完全全的致敬「精武門」了。

因此本片的第三個元素「武打」,一樣致敬李小龍。相反地,當年李連杰演得「精武英雄」武打方面致敬的就沒這麼徹底,但是仍然非常好看!武術指導是袁和平,也是李連杰生平武打最強的電影之一,曾經創下一天內踢暈三個武師的紀錄。最終魔王是真正的武打高手「周比利」,飾演日本魔王藤田剛,周比利是唯一拿下世界級拳王的華人,也是1985年WKA自由搏擊冠軍。

「精武英雄」最後一戰說實在,包括本片在內,是最強悍的魔王戰,兩個人不相伯仲,血量極高,戰到你死我活最高峰結束。

而本片「精武風雲 – 陳真」魔王戰,大家如果記得「葉問」燃燒小宇宙的話,大概就是那樣。但是如果魔王戰不算,本片的武打可說是近年丹哥電影之最,融合跑酷、泰拳、詠春、柔道、MMA自由搏擊等武技,動作指導又是丹哥本人,純看動作的話真的是拳拳到肉,相當精彩。

最後說一下最後的劇情元素吧

導演企圖把當時充滿人心險惡、諜報戰、危機四伏的上海當作舞台,上演一齣抗日英雄戲碼。場景各方面都模擬的十分相似,不過細膩度還是差「色戒」的上海一截。

而當時的中國軍閥割據、國共內戰、英國殖民地、日本關東軍都有威脅,可說是個絕讚的舞台。可惜的是本篇劇情邏輯實在轉得太硬,很多地方明顯不合理,儘管觀眾想要努力入戲,卻還是擺脫不了這個缺點。

另外就是民族情結這件事情玩太大,我想中國片,尤其是中國武打片這種老共不斷倡導一直對外,中國統一的戲碼,真的是時候轉換了。雖然我很清楚中共當局樂見這種片繼續下去,看看「建國大業」一片能找多少的中國明星回來拍戲就知道政府的影響力,看看「孔子」能讓中共教育當局動員多少學校停課去支持這片票房,甚至終止「阿凡達」的上映就清楚。

中國大陸知名部落客韓寒對於「建國大業」就婊很大,他在自己部落格上列出這些著名中國演員的現有國籍,竟然三分之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直是打臉。而「孔子」得票房慘淡更讓他直指中國官方早該脫離這種太傳統的儒家思想,而不是讓「孔子」導演出來批評「阿凡達」說「只是一些藍色小精靈飛來飛去」。

雖然導演企圖很大,不過這些野心無法統合起來成為一個有說服力的故事,煽情是十足了,丹哥的武打也是非常精彩,可是就一部電影來講,真的無法說是一部傑出的影片。因為劇情的邏輯、時空措置,角色代換太突兀了,這點真的很可惜。

我覺得「民族情結」雖然大陸導演都知道不應該操弄,好吧,也許表面上裝作不知道。但是從1972年的「精武」開始,「精武」兩個字一直就是一種「民族憤怒」跟「票房保證」。

如果在觀看這片之前看過1972年的「精武門」,大部分的梗都會瞭解。1972年李小龍飾演的陳真,在「精武門」裡面從頭到尾都帶著一種「高昂且激亢的憤怒」,感染力十足,把民族自尊拱到了最高點。

但是今天來看,如果這種民族情結不斷被拿出來煽動作為「票房保證」、「民族自尊」、「中國功夫不能被欺侮」、「中國人民一致對外不可分裂」、「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

這樣子的手段已經不能讓人理解了。李小龍剛過70歲冥誕,如果他地下有知即使是這個時候,他們致敬他的不是武術精神「倒空方行注滿」的精神,而是「憤怒的民族」的話,不知作何感想。

中國人早就不是東亞病夫了,二次世界大戰也過去許多年了。中國人現在最應該放下的,就是「民族自尊」這件事情!中國人應該要放在心上的是「民族素養」,而不是「民族自尊」。

可惜這件事情,在目前的中共,中國電影導演圈是困難重重的。看看東京影展他們怎麼對台灣人說話,中國領頭地位的電影導演堅持「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得一部分」,「是地區不是國家」。拒絕我們走紅毯。

明明有五千年的文化底蘊,卻變成了全世界最容易因為被侮辱而憤怒的國家,不斷因為內戰耗損自己國力,在電影裡面大聲提到「台灣被日本治的井井有條」、「日本人欺侮我們」、「蔣家的國民政府是商奸」。而在國共內戰的最激烈時竟然全片沒有出現「共產黨」這個關鍵字。

裡面只有一個名詞叫做「中國人」。

而最後應該消化情緒的結尾還硬生生被大陸廣電當局砍掉五分多鐘,難怪觀眾結束的莫名其妙。

「小龍不死」

先引述一段之前我在今年11月27日,李小龍七十歲冥誕當日自己的筆記:

「李小龍七十歲冥誕,Google首頁也換了,雖然不是很滿意這個造型,不過他確實是全世界最知名的亞洲人之一;也是一個啟發我很多的人。我看過他所有的電影,蒐集他的短片,讀一些他生前的文字。(他念哲學,有很多人生哲理跟武術結合的東西。)獲益良多。關於他的爭議太多了,與其去聽別人怎麼講他,我倒是喜歡聽他講自己、講武術,他活的太有魅力而死的太早,這讓他成為一個不朽的傳奇,而且逐漸被神化。

我喜歡身為一個普通人而努力活著的李小龍。他也許跟切格瓦拉一樣神格化成為一個Icon,一個Mark。因為他們都死在理想最燦爛的時候。這種精神變成美麗的標本,被加以標價販售。我們都試圖抓取一些靈魂的碎片,在這個不知如何是好的時代。」


這就是我之前李小龍冥誕時提到,我們不應該把他像「標本」一樣販賣出售,賣成國家民族的精神先鋒。都已經40多年了,還在使用這個ICON作為民族憤怒的著力點。

那是在他過世前四五年(1970),李小龍才能有機會在美國受到香港嘉禾兄弟的邀請回來拍片,一年一部片,接著過世。雖然這些片子讓他爆紅成世界武打巨星,功夫的代名詞,但是他所說過的話在美國被種族性的忽略,把他當二流演員,如果他不回香港根本無法成名。在中國又被神格化成「中國民族主義」代名詞。

李小龍本身的武術哲學、其人其事很意外地,你必須從美國人那邊才能知道更多,他一生最理解他的伴侶琳達,他的女兒以及美國武術界的友人們,截拳道成立時點統統在美國。所以當美國訪談訪問他:「你的東方觀眾會不會認為你被西化得很嚴重?」,李小龍回答:「我在拍國片時會盡可能不讓自己看起來被西化。」

李小龍當時被訪問到,你活在兩個世界(中美)是否帶給你什麼困擾,或是尼克森訪華會不會帶給你出演美國影集主角的機會,他真正的回答是:

「你知道嗎?當有一天中國真的開放了,這會帶來更多的瞭解…許多事情(東西方),Hey(李小龍式英文),看起來不盡相同Youn Know?而兩者的差異會帶來全新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在一個特別的時期進入了這個圈子。你看,假設我早四十年說,我想在美國影集裡擔任主角…well,那可能是個頗含糊的夢想。但我認為,現在看起來這是可能的。」

李小龍在當時就理解了自己肩負了東西橋樑的使命,並且樂見更開放的中國。而這時訪談人問了一個問題:

「那你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

答:

「你知道我怎麼看待自己的嗎?我是一個普通人。(As a human being)」

這才是李小龍真正從他嘴裡說出來的!!!卻是我認為全世界最忽略他的。

接著他說:

「因為,我不想聽起來像是孔子說教,但是在這片天空下,我們就是一個大家庭。只是人種不同而已。」

“You know what I want to think of myself? As a human being. because, I mean I don’t want to be like “As Confucius say," but under the sky, under the heavens there is but one family. It just so happens that people are different."

這就是美國電視台訪談,李小龍說得最後一句話。因為主持人宣佈訪談結束,謝謝李小龍。

當這個ICON說了他真心說得一句話:「We are A Big Family」的時候,後面竟然沒人記得。

中國人記得了什麼?你問中國人,他們會說「精武門」(民族主義)。

你問美國人,他們會說「猛龍過江」(羅馬競技場),跟「龍爭虎鬥」(另一主角是外國人)。

我們都試圖抓取一些靈魂的碎片,在這個不知如何是好的年代。

而我仍然喜愛那個,身為一個普通人活著的,李小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